走开,别来烦我

长门近日无梳洗,唯有长睡慰寂寥

这是什么鬼
好像abo都是用来写车的
达到要求我肯定写
但要有心理准备
文笔真的不好
估计我还是很安全的 @千面公子

超暖心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『复问』真假②

ooc是我的日常

he,含私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车子行驶在山间公路上。

李问坐在副驾驶上,看似目视前方,却悄悄用余光看着吴复生。

真像,或是可以说是一模一样,和他想象出来的吴复生一摸一样。这种认知让他的心跳有些快。

他们目的地越来越近了。

第一场对手戏即将开始。

“欢迎你来。”吴复生笑着看着他,像是欣赏着即将被捕获的猎物,目光沉着冷静,带着势在必得。

“好了,说吧,你想要复制哪一位大师的画?”说吧,无论你想要什么,这次我都会陪你到最后。你是我的。

吴复生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美金,展示在他的眼前。“我要你复制这张美金。”

他看着眼前的美金,心里有些感慨,他的上辈子就和富兰克林密不可分,成也是他,败也是他,由生到死全是他。现在重来一次他还是逃不掉,就像吴复生说的那样,他天生是干这一行的。

他的视线从富兰克林上移开,看向了吴复生,片刻之后又转移了。他打开车门下车,然后开始夸张的表演,故作惊慌的说“你开玩笑吧,做假钞是犯法的。”

“犯法?墨守成规的人永远成不了大事。我说过要当主角,就要选好舞台,而我就是能为你提供舞台的人。我做的是专业假美金,你只负责帮我制作,其他的我保证不会和你扯上任何关系。”吴复生慢慢的靠近他,他好像感觉到他的呼吸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“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怎么相信你的保证。”他的脸有些红。

吴复生轻笑了一下“你是应该了解一下,我叫吴复生,香港人,三代都是做假钞的,家族从来没有人做过牢,因为我们守行规,只做批发。买家都是当今有权有势的人他们一直都很保护我们一家。我不敢说自己可以保证什么,但是有一样我可以保证,就是我出产的超级美金,是全世界是全世界最多人喜欢的像真画。”

在吴复生说话的时候,李问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,眼神带着一丝隐晦的贪婪。嘴里反复咀嚼着他的名字,吴复生,吴复生,吴复生,这个名字好似生出了甜味,让他欲罢不能。

有些人天生就该是主角,光彩夺目的站在舞台上,吴复生就是这样的人。

“如果你不答应,可以当做从未见过我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吴复生的语气是稳操胜券的。是啊,他什么时候打过没有准备的仗,只要他想谁都逃不掉。

“好,我答应你”他给出了剧本中没有的肯定答案,因为看着这样自信优雅的吴复生,他没有办法拒绝他的招揽,或是什么都无法拒绝。

吴复生递给他一张机票,说了一句我等你,然后驱车离去。

他看着手中的机票,笑了笑。

仿佛有什么在这一刻改变了,但他不想去探寻,因为接受未知也是一种冒险,而他从来不甘于平淡。

吴复生,我们来日方长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有考试,可能更新随缘

『复问』真假①

心狠手辣大佬攻×重生白切黑画家受
双画家

对于我来说ooc是常态

he,含私设

“如果我不爱她呢?”

在游艇爆炸的前一秒,李问回头看了一眼吴秀清,轻描淡写的抛下了这句话,便纵身跳进了大海。他没有再看吴秀清的表情,因为他知道是什么样子的。一个处心积虑想要从替身变为替代的女人,知道了他根本不爱原身,这样反转的剧情是多么有趣,只是想一想就会让他心情愉悦。

他放任自己沉浸在海水中,海水有些冷,那种紧紧被包裹着的感觉,意外的让他安心。就像吴复生一样,说来也真是讽刺,一个只存在于他脑海里的假象,却让他有一种想要依靠的感觉,也许真应了那句话,假的要比真的好。

他真的不知道吴秀清的计划吗?不是,他只是选择了放任。就像放任了四仔和Bobby的背叛一样,他放任了吴秀清的野心。用言语刺激她,让她生出同归于尽的想法,结束这一切。

人生太无趣了,如果没有演员们的精彩演出,导演细心猎奇的编排,那么真就像他的《四季》一样,是一桌残羹剩饭,毫无生趣。

戏剧是讲究的,在高潮处戛然而止,是他想到的最完美的结局。

意识在慢慢的消逝,这出戏剧该落幕了。

等到他再一次回复意识,听到的是男人愤怒的咒骂和女人泣不成声的倾述。

他恍惚了一会儿,发现面前有一幅画,正是《四季》。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将剧情进行了下去,用打火机点燃了画,然后转身离去,没有理会身后女人撕心裂肺的挽留,绝情离去。

他在爆炸中活了下来,完好无损,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时空,在这里阮文是属于他的。

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点燃了一支烟,叼在嘴里,他有些索然无味了。曾经住在他隔壁的阮文,是他最美好的幻想,那是一种羡慕,一种憧憬,却不是爱。阮文的才华横溢,干净美好,是深处泥潭的他求不到的。可能他的故事编的太好,演技太逼真,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对阮文情根深种,然而他最爱的只有自己。这样也好,让人看不透才能活的更久,更好。

他把手插进口袋,摸到了一张名片。他想起了他错过的初遇,那一场蛊惑人心的演讲。骆先生说阮文的作品是从无到有,她是天生的艺术家,而他只是复制前人的作品。以前他不会反驳,因为那是事实,而现在他嗤之以鼻,因为他有吴复生了。他仔细收好名片,妥帖放好,随后站起身来。

该去找他的吴复生了。

对,他的吴复生。

深情对视,一眼万年

今天三刷无双
我怕是要疯了,复问太好吃了
少爷充分体现了
我的媳妇我护着
谁敢动,我一炸弹爆了她

今天二刷无双
我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灵魂
啊啊啊啊啊啊啊
按头小分队原地待命啊!

看来李问最“幸”福╮(╯▽╰)╭

名字什么的不重要

ooc警告
不要在意细节
我就是个逻辑死






大庆PK小米









大庆:我活了有上万年了

小米:我最多能活到二十岁



大庆:我是一只会化形的猫

小米:我是一只超普通的狗



大庆:我每天都有老李上供的小鱼干

小米:我每天都有兔子爸爸投喂的骨头



大庆:我是特调处不可缺的战力之一

小米:抱歉,我只会卖萌



大庆:我是他们的碍情结晶

小米:我是他们同居的借口



大庆:我家那个芒果一万年前就被惦记了

小米:我家那只兔子刚长大点就被叼走了



大庆:我家有个爱装无辜的大美人

小米:我家有个重度中二的大黑狼



大庆:他特别爱吃醋

小米:对,不仅吃醋还闷骚



大庆:哎,同病相怜啊

小米:额......跟你比我还是过的蛮不错的



大庆:啊?

小米:别忘了,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狗狗,那只大黑狼就算是个醋坛子,也酸不到我。当他们开始不可描述的夜间活动时,你会被扔出去,而我还能在我的窝舒舒服服的睡觉,这就是我们的区别


大庆:T^T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心情不好,只能写个文哄哄我自己